中彩网3d试机号

第五百六十二章陳道長求助

文 / 三千晴空
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 點擊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cpa300_4;    沈恪聽到了倪黛兒這樣的話,頓時無奈的看了看倪黛兒,接著低聲道:“好了,知道你是白富美,這樣總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!這還差不多!”倪黛兒瞪了沈恪一眼,這才滿意的坐下來,然后笑著道:“是不是可以開飯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把飯端出來先,否則的話,沒有飯你吃什么?”沈恪笑著白了眼倪黛兒,然后走進廚房里,將電飯煲端了出來。wwΔw.『ksnhuge『ge.co

    一頓飯吃飯,倪黛兒心滿意足的坐在椅子上,一副要繼續賴在這里的樣子,沈恪無奈的看了她一眼,低聲道:“黛兒姐,你要是不想回去的話,那就干脆在這里幫我把碗給洗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哇!沒問題!”出乎沈恪意料之外的是,倪黛兒聽到了沈恪的話之后,居然真的直接起身就開始幫著他收拾碗筷,然后朝廚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最后沈恪本來想進廚房里幫忙洗碗的,結果他才剛剛走到廚房門口,那邊倪黛兒就已經將他推出來,然后笑著道:“你就相信我好了,我絕對會把碗筷都洗得干干凈凈的!”

    聽到倪黛兒這么說,沈恪也就安心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著手機一邊看電視,一邊等著倪黛兒從廚房里出來,他是真的想知道倪黛兒會不會把他家的碗和盤子全都砸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倪黛兒從廚房里出來,然后得意的看了眼沈恪,姣哼道:“你不就是想看我會不會摔了你的盤子和碗嗎?我告訴你,在家里我也是做過事情的,你真以為我是千金大小姐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呢!黛兒姐你這么聰明能干,我當然不會這么想了!”沈恪嘿嘿一笑,和倪黛兒閑聊了幾句之后,這才將倪黛兒送走,但是倪黛兒在走之前,還是和他約好了明天一起去東湖變跑步鍛煉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沈恪和倪黛兒從東湖邊鍛煉回來,然后再出門準備去學校的時候,走出小區就看見陳道長居然就等在小區外面,正微笑著看著他。

    沈恪詫異的看了眼陳道長,然后低聲道:“陳道長,你怎么找到我這里來了?”

    陳道長笑著道:“我托馮先生查了一下,知道沈道友你住在這里,今天冒昧過來,其實是有一事相求!”

    自從昨天見識到了沈恪的本事之后,陳道長對沈恪的稱呼就變了,再也不知道之前的什么沈老板之類的詞,而是變成了沈道友,明顯是在和沈恪平輩論交。

    而且以馮遠志對他的討好,陳道長想知道沈恪住在什么地方的話,以馮遠志的勢力和人脈,查出來也很正常,所以沈恪倒也不覺得怎么奇怪。

    沈恪聽到了陳道長的話之后,卻是微微皺起眉頭,然后詫異的看著陳道長,低聲道:“陳道長,你究竟想做什么?我能夠幫你什么忙?如果你想讓我多賣你幾張五雷符的話,那就算了,反正現在我這里有五雷符的事情,只有你知道,如果你每個星期都趕早來一次的話,我每個星期的五雷符都被你搶走,你也能夠積累一批五雷符啊!何必找我買呢?”

    沈恪說到這里,卻又微微停頓了一下,然后低聲道:“如果是別的事情找我,哪就更不可能了,我這點微末的本事,真的幫不上什么忙!”

    說完之后,沈恪就要走,這時候陳道長連忙伸手攔住了沈恪,苦笑道:“沈道友,沈大師,我是真的沒有辦法,只能給求到你,真的,如果你不幫忙的話,那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了!”

    沈恪沒想到陳道長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,他詫異的看著陳道長,低聲道:“陳道長,你這么沒頭沒尾的就想讓我去幫你,可我就算要幫你,也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啊!你不說清楚的話,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,所以就更要考慮清楚了!”

    陳道長聽到了沈恪的話之后,猶豫了一下,然后低聲道:“沈道友,這件事情一時半會我沒有辦法和你說清楚,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聊聊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這么急得話,恐怕要等到我中午的時候放學了才行!”沈恪想了想,還是決定給陳道長一個機會,誰讓陳道長此刻看起來求得太誠懇了呢!弄得他連拒絕一下都沒想過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們就中午見!”陳道長聽到沈恪終于答應要和自己坐下來好好聊聊,這才長出了一口氣,他們見過的各種事情太多了,一般說來,不是自己解決不了的,他們都不會去找別的人來幫忙。

    陳道長聽到沈恪終于答應和自己聊一聊,這才放心的離開,沈恪卻是好奇的看著陳道長的背影,不知道陳道長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昨天與陳道長接觸的時候,他就看得出來,陳道長絕非那種虛有其表的騙子,而是有真本事的術士,而且他可以肯定陳道長的實力絕對不弱,否則的話,那個馮遠志也不會價格他請過來幫忙。

    直到陳道長的身影從沈恪的視線里消失,沈恪這才清醒過來,然后輕輕搖頭,現在猜來猜去根本沒什么必要,只要等到中午,不就什么事情都能夠知道了嗎?

    沈恪轉身走進學校,在教室里坐好之后,還沒有兩分鐘,周暮雪就走了進來,她站在講臺上,先是看了眼沈恪,然后對他甜甜的一笑,緊接著才開始點名,沈恪詫異的是,今天劉飛這家伙居然遲到了,到現在都還沒過來,如果等周暮雪點完名劉飛還沒來的話,到時候劉飛就要倒霉了,肯定會被周暮雪拉上去批評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上午的課上完,劉飛也沒有出現,沈恪中途還給劉飛打電話了,但是無人接聽,他只能給猜測劉飛是不是將手機忘在什么地方,然后被別的什么事情耽擱了。

    中午下課之后,沈恪走出校門,然后就看見陳道長正等在校門外面,看他的樣子,倒是頗有幾分翹首以待的感覺。

    而且看見沈恪出來之后,陳道長立刻就迎了上來,笑著道:“沈道友,你可總算出來了,我在這里等了你好一會呢!”

    陳道長一聲道友,讓旁邊的同學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沈恪,尤其是幾個女生,更是看了沈恪兩眼之后掩嘴嬌笑,湊在一起不知道說些什么,而且哪怕走到沈恪前面去了,還不時的回頭看著沈恪,似乎道友這種稱呼,對他們來說,十分新鮮有趣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什么地方?”沈恪無奈的搖頭,沒想到陳道長居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喊自己道友,想想還的確很奇怪。

    陳道長想了想,低聲道:“前面有一個咖啡廳,不如我們去那邊說怎么樣?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,一邊伸手指著前面的星巴克,似乎感覺那邊應該是一個能夠說話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恪想想自己和一個道士在星巴克里面喝咖啡聊天的畫面,不由微笑起來,然后對陳道長低聲道:“道長,沒想到你還是一個這么時尚的人,平常您經常去咖啡廳嗎?”

    陳道長愣了一下,苦笑道:“沈道友,你說笑了,我一個修行的人,怎么可能經常去這種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還是不要去星巴克了,我帶你去過地方吧!星巴克里面人太多,根本就不方便談事情!”沈恪笑著搖頭,然后帶著陳道長去了一家茶樓,然后兩個人要了一個包間,隨便點了一壺茶和幾樣糕點。

    “這里比咖啡廳要安靜多了,陳道長,究竟是什么事情,您現在可以和我說了吧?”沈恪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陳道長,笑著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陳道長苦笑道:“這件事情,說起來也是我的一個心病,當年我遇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,發現那個村子里有陰祟作怪,但是哪個村子的風水很奇特,是極陰之地,陰祟被極陰之地的風水滋養,很難消滅,我只能給將它封印起來,如今時間已經過去很久,哪怕我每年都去加固封印,但是按照我的推測,陰祟很快就能夠沖破我的封印了,我之所以需要五雷符,就是想拿去對付這個陰祟!”

    “極陰之地?陳道長,你難道就沒有想過,陰祟之所以受到滋養,是因為那里有什么東西嗎?只要找到那樣東西,不就能夠對付陰祟了嗎?”沈恪聽到了陳道長的這番話之后,卻是微微皺起眉頭,詫異的看了眼陳道長,他不相信陳道長連這么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陳道長卻是對沈恪搖了搖頭,無奈的道:“我也想到過這個問題,但是我的眼力有限,根本找不出那個東西在什么地方,昨天看到沈道友你繪制五雷符,我才動了心思,沈道友你連五雷符都能夠繪制,實力肯定在我之上,所以我想請沈道友你幫忙,一起去對付陰祟,至于那件東西,如果能夠找出來,那就是沈道友你的!”

    沈恪愣了一下,那件東西能夠滋養陰祟,必定是一件寶物,就算不是法器,那也是天生的法器胚子,稍加打磨和淬煉,就是一件頂級的法器,沒想到陳道長居然舍得讓出來。(都市之超品相師..119119618)-- ( 都市之超品相師 http://www.efxzv.com.cn/116/116128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。

上書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efxzv.com.cn

中彩网3d试机号